图解帮全国人大代表看懂毛泽东引江济黄的谋略
2017-02-09 14:33:49
  • 0
  • 0
  • 2

“规划科学是最大的效益,规划失误是最大的浪费,规划折腾是最大的忌讳。”这是习近平主席针对“考察一个城市首先看规划”讲的,也切中了《南水北调工程总体规划》之弊。

“经过多年努力,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正式通水,惠及沿线亿万群众。”然而,历经11年,耗资2013亿元,移民搬迁40万人,将一代伟人构想增强水资源调控能力的骨干水源联网和最重大的河湖水系连通工程,建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大的远距离、跨流域、跨省市城市供水工程,只是惠及沿线受水城市提高供水保障率,却受到社会上对“造价高昂、调水成本过高、污染隐忧、受水区不愿用水”的质疑。北方解缺水之困“无序调水”,南方水源配套“跑马圈水”,完全辜负了毛主席、周总理生前遗愿和几代人的治水夙愿。

南水北调,一代伟人的构想,意愿宏伟,要使江湖都对人民有利,以“借长江水济黄”为首要目标,谋划把长江黄河淮河汉水连接起来,形成江、淮、河、海四大江河水资源可以通过黄河“南北调配、东西互济”的完整水网布局。然而,水利部总体规划推翻了一代伟人的战略构想,推出实为“二纵(东、中线)一横(西线)”的总体布局方案,实施中线一期工程废掉“引汉济黄”,强行“引汉穿黄入京”捆绑沿线城市供水,造成高成本、低效能、高风险、难维护,不能算经济账,映射出重大的规划决策失误。

诚然,规划失误并不是从该不该把长江水引到黄河以北的角度讲的,主要是从技术经济效益的角度,就南水北调该怎样调法?走什么路线?如何管水?怎么用水?水利部总体规划误导中线纵跨四大水系,不按毛泽东主席构划的一张“丹江口引汉济黄,引黄济卫同北京连起来了”的蓝图干到底,不让汉水通过黄河引向华北,不让江淮河汉连通构水网,至今未能形成我国江、淮、河、海四大流域水资源可以通过黄河科学调控的水网布局讲的。

周恩来总理曾说:水利比上天难,治水不单纯是个经济问题,而是政治问题,还必须通过科学技术解决问题。据说钱学森也说过:比起治理黄河来,人造卫星就是一件简单的事了。水利关系大局,水利连着民生,水利关乎未来。水利工程是除害兴利的,可稍有失误,水利也可能酿成水害。黄河安危,事关重大,恳请中央对南水北调后续工程是否连通江淮河汉构水网?重新作出科学决择。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